少年凯歌

前几天无意中看到《少年凯歌》这本书,写的是陈凯歌在十年动乱中的一些见闻感悟,便下载到Kindle上看了。书的文笔平淡扎实,但里面提到一些内容还是比较震撼的,比如老舍和傅雷的自杀,知青弃子回城的事。我在豆瓣打了四星,可以一读。 用Kindle读书的有一个好处是可以到处书摘,挺方便的,以下是《少年凯歌》的书摘。

[书摘1]

奶奶是那种一生仅得温饱,却体面而自尊的北京人。她精明不失善良,爱面子也给人面子,因为不再是贵族反而靠了双手成了得了贵族气派的劳动者。她衣服永远干净,头发一丝不乱;耳聋,却能听到别人的痛苦;从不惹事也不怕事。

备注:写的是陈凯歌家的一位佣人。在三年自然灾害时,老佣人饿得不行,偷偷掖了点陈凯歌和他妹妹的定粮吃,被女主人发现。看得出这位奶奶是善良的人,但在生存面前,道德是种奢求。

[书摘2]

宗教的脆弱,是中国的一大问题。四十年来对宗教,害处听得多,好处听得少,是宣传的一大特色。一来因其与“无神论”的主义相悖,有碍“思想统一”,二来恐其“与党争民”,所以不能容忍。其实,气度恢宏的统治者,深谋远虑,总会意识到宗教维系精神、稳定社会的好处,而加以保护。

[书摘3]

在这个决不完美的世界上,宗教是个去处。它使做了好事的人有地方去欣喜,做了坏事的人有地方去忏悔;失望的得了希望,绝望的至少得了安慰。

[书摘4]

作为思想教育的一部分,我们从小就被告之,爱是有阶级性的;阶级,是区分爱与仇的最终界限。血族亲爱关系也毫不例外。爱领袖、爱党、爱自己人。但是,在阶级社会中,“自己人”是一个变数,所以,昨爱今仇的事常常发生,惟一不变的是对领袖的爱。

[书摘5]

一九六四年,北京的一位小姑娘在以《母亲》为题的试卷前慌乱失措。她的母亲是被宣布为阶级敌人的地主。最后,她把党现成地比作母亲,颂扬她的光辉和温暖,又表达了对生母的仇恨,因而得到表扬。其文被作为范文,传诵一时。

[书摘6]

我从小学到中学都是认真念书的孩子,成绩也好,老师同学,两者都有赞誉,就有些自命不凡。加上身材很高,学琴不成之后,篮球打得不错,开始引人注目。家境自幼不错,没有衣食之忧,只有一些阳光下的浪漫和感叹,真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备注:陈凯歌写自己的出身。

[书摘7]

在毛泽东收拾起西湖的垂钓,于七月十八日突然回到北京之后,我们接到了放弃原计划立即返城的命令。这道命令直接来自于毛泽东本人。他对刘少奇说:“镇压学生运动的绝没有好下场。共产党害怕学生运动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书摘8]

当时的公安部长谢富治发表讲话说:“群众打死人我不赞成。但群众对坏人恨之人骨,我们劝阻不住,就不要勉强。”

备注:这公安部长是北京的,皇城根下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小地方。。。

[书摘9]

人所以为人,在于不能绝对地离开集体;文明的演进只是使个体在社会中的排列组合趋于理想;害怕被逐出人群是人类原始的恐惧。这种恐惧在中国之所以仍然原始,在于它的深刻:在一个个人的利益或权利都必须通过国家的形式体现的制度下,反过来说,个人的一切都可以被视为国家的恩赐。在一个就业、住房、迁徙、教育乃至生育、婚姻都由国家决定的社会里,放弃这种恩赐就等于放弃生存本身。惟一的选择是:不管发生什么,都得留在这个社会中。

备注:陈凯歌反思为什么当时人们总是轻易地陷入集体狂乱,包括他自己。

2 Comments

  • At 2011.01.07 16:43, JOJO said:

    为什么blog变的不美型了许多。。吴总果然高端啊 电子书都用kindle看的。。

    • At 2011.01.07 22:10, Steven Wu said:

      @JOJO, Kindle看书很给力啊,建议王师傅也去弄一台来!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