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

去年看过一本书,郑念女士的自传《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一直没写书评,今天补上。

这本书写的是郑念女士在动乱期间的亲身经历。当时郑念女士被化为右派,不过这可一点都不“冤枉”,她早年留学英国,丈夫是国民党的外交官,解放后她丈夫在周恩来的号召下留在大陆,在上海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担任经理,但不久后因癌症去世。郑念女士便接替她丈夫,在壳牌公司任职。动乱期间,郑念女士的女儿在审问期间被推下上海体育大楼,当场摔死。郑念女士也被投入监狱,罪名是“间谍罪”,更可悲的她是在狱中才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的。

孔庆东曾经讥笑章诒和及其笔下《往事并不如烟》的人物,在大家尚未温饱的情况下,每天换毛巾,早饭腐乳都吃好几种,还不知足。被孔庆东说得仿佛右派有钱人只会贪图享受似的。但是从郑念女士身上,可以看到一些很多优秀的品质。

首先是聪明,郑念女士没有像刘少奇那种犯战略性错误,当时很多人,比如刘少奇,在严刑拷打下,被逼认错,这个口子一开,就会被人无限上纲上线,结果自然是万劫不复。郑念女士很明智地看清这一点,在狱中无论遭受何种严刑拷打,坚决不认错(事实上她也没有错)。

其次是勤奋,郑念女士在枯燥的牢狱生活中,经常自己默背唐诗,训练头脑,在有限的空间里,锻炼身体,从不放弃为自己重获自由的斗争。此外她在狱中从零开始学习《毛泽东选集》,看《人民日报》,把学来的“理论”反驳审问她的人,常常使审问她的干部哑口无言。

但最重要的困难中坚持信念。当时省问犯人都是有罪推定。其逻辑是我抓你,你就是有罪的,不然我为什么抓你,别问我你是什么罪。你是什么罪,你要自己交代,不交代就是死不悔改,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得不够深刻,那就接着坐牢。我估计我在这种环境下,肯定想一头撞死算了(那时不叫自杀,叫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但是郑念女士硬是抱着坚定的信念,磨到了动乱结束,无罪释放(但没有平反),令人钦佩。最后郑念女士在出狱后,短暂居住在太原小区后,移民美国,还算是一个好的结尾。

我对此书的唯一疑问就是郑念女士对动乱结束的看法,书中她的观点和教科书上是一致的,这让我有些生疑,原因之一是作为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我相信郑念女士会有自己的看法。原因之二是因为我读的版本是90年代上海党政干部的内参影印版本,我怀疑里面某些章节的内容被修改过了。所以我在Kindle上买了这么书的英语原版,以核实原著中作者的观点。

但这本英语原版,我看了一年,还没看完,唉。。。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