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

每年花200元,看Blog长草是不对的,所以今天我来除除草。

  • 足球与篮球

昨天看了英格兰和比利时的足球友谊赛。英格兰上半场抢断偷鸡成功后,祭出了其传统战术:防守不反击。最后10赢了。之前我还纳闷,比利时这么多妖人,孔帕尼,维尔马伦,阿扎尔,卢卡库,维特塞尔,费莱尼,维尔亨通,怎么就进不了欧洲杯呢?看了这张比赛,算是明白了,和英格兰这些老球皮相比,比利时在整体战术上还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另外比利时实在太年轻了。维特塞尔23岁,阿扎尔21岁,卢卡库19岁。想想以前在电视上看申花队比赛,踢球的都是叔叔,刘军,范志毅,成耀东,毛毅军,吴兵。现在这些叔叔们都退役了,祁宏叔叔和申思叔叔还都蹲了大牢。而目前活跃在球场上的妖人可都是90后了,刚签约切尔西的阿扎尔,周薪已经达到了20万欧元,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不过也有些东西,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今天看了马刺和雷霆队的比赛。我记得以前初中看NBA的时候,马刺好像也就这几个人,双塔,帕克,吉诺比利,杰克逊。现在就少了一个罗宾逊,邓肯熬得像沙迦一样,宠辱不惊。吉诺比利一把年纪了,还扭着水蛇腰突破,帕克也还是老样子,马刺就像一部调试纯熟的机器一样运作着。今年希望马刺那帮老男孩能像切尔西那帮老男孩一样,拿到冠军。

  • 张老师

自从有了Kindle后,我对一本书的最高敬意,就是读完这本书的电子版后,再买一本实体书来收藏,张爱玲的《秧歌》就是这么一本书,虽然,我还没有能够买到这本实体书。《秧歌》是张爱玲唯二两部政体题材的小说之一,另外一部是《赤地之恋》,但无论是写作技巧,小说情节还是艺术手法上,《秧歌》都更加优秀。《秧歌》写的是解放后,我党搞土地革命的那些事。

翻开历史课本,对于1949年到1978年的那些事,我党总是含糊其辞,其口气基本上就是我貌似的确好像是犯了那么一点点错误,但是我的功劳是主要的,至于什么错误,造成什么后果,你就甭打听了,这不重要。《秧歌》这本书就为想了解我党当时“犯了什么错误,造成什么后果”提供了宝贵的素材。

撇开政治因素,张爱玲在小说里对人情世故的深度刻画也十分精彩,这个算是张爱玲的强项了。这里还有个题外话,张爱玲长年在上海养尊处优,为了刻画农村里的人物,她还深入基层走访,收集写作素材。然而,在走访基层中的一些所见所闻,坚定了她离开大陆的念头。《秧歌》便是张爱玲逃离大陆后,于1953年在香港创作的。

  • 小历史

前些天翻阅了赠阅的《新闻晨报》。看到很多大唱赞歌的文章,特别是城市建设方面的。每次看到这些报道,我总是在脑海中想起一幕回忆。

那是去年的某个夏天,我搭乘43路回家,在站台上看到一张通知,说是明天起43路就无人售票了,大家请自备零钱。这就意味着43路的售票员要下岗了。那一阵了,我倒是经常坐43路回家,43路的售票员还是比较奔放的,一路上总是嘴不停,报站名,张罗买票。乘客少的时候,还要跑到前面,和司机热烈讨论八卦,诸如单位里谁在外面有花头啦,谁和谁其实是面和心不和啦,谁昨天赢了麻将没请客啦。但是那天我一乘上车,就明显感觉到了售票员阿姨的落寞,每次报站都有气无力,到最后乘客少了,也不八卦了,默默地拿起扫帚打扫卫生,以至于车厢了迷茫着忧伤的气氛。中年失业对于一个人或是一个家庭都是阵痛。特别是中国的工会,似乎就只剩组织员工看电影这一个功能了。

这样的事情,在报纸上,顶多也就是报喜简讯一条,诸如“进一步推进无人售票,提高服务效率”,“窗口企业进一步改革”这种的。可是这种新闻背后的落寞,怕是很少有人能体会。历史每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诸如“曼哈顿计划”,“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种大历史,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见证,但对于小历史,其实你我每天都在见证。

2011年,我见证了43路公交车由人工售票改为无人售票的历史。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