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的故事

在很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酒都代表这一种文化。在中国,酒文化的内涵更加丰富,酒局也是酒文化的重要一部分。

中国人注重交情。大凡商务宴请,都要找个干净整洁的独立包间,房间里灯火辉煌,有的还带有沙发,独立卫生间和上菜间。等所有人都按照特定的座位顺序入席后,宾主会点上若干冷菜,若干热炒,一个汤,一些点心,以确保大家敞开肚子都吃不完,当然还有这篇文章的主角-酒。

之后,服务员斟上酒,上了冷菜后,宾主会执意要求客人先动筷,客人要推托几个来回,之后才勉强先动筷,这样大家才能正式开始品尝菜肴。有了几口食物垫肚子,宾主便开始敬酒了,敬酒的人要多喝,被敬酒的人也要多喝,双方喝完酒,舔一舔嘴唇,长舒一口气,在灯光地照射下,脸色隐约红润,眼神略显迷离,某种神秘的交情便建立了。这样一来大家下次再见面,便是老朋友了。

以我十分有限的酒局经历来说,喝不同的酒就有完全不同的酒局文化。

喝啤酒的局,一般都是同龄人。大家本来就熟,两三杯下去,气氛就活跃开来。不时飞出些粗话脏话和荤段子,大家似乎都不在意,甚至乐在其中。同龄人打开话匣子,话题总不免拐到房子,钱和姑娘。这让我经常在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不过大部分时候,酒喝完了,原来的烦恼不但没有解决,第二天醒来又多了一个烦恼:宿醉。所以人生中的很多酒,喝得都是徒劳的。

喝白酒的局,一般都是老板。这种场合,我肯定是负责充人数的,别人给我斟酒时,我的头都要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以表明我是一喝白酒就会死星人。富一代喝了酒,总爱指点江山,谈谈高层政治秘闻,世界经济走势,顺便讲讲以前艰苦创业的故事,给我们这些晚辈们上上课。

听了这么多艰苦奋斗的故事,我还是很有感触的。首先,读书的时候学校教育你的一些东西,请早点忘记,那是培养奴才的,富一代都是open mind, free spirit, no boundary(当然心里还是有一根底线的)。其次,人无完人,富一代在性格上都有缺点,但是更突出的是优点,而且我个人认为,培养优点比克服缺点更难。最后,富一代都爱厚黑学。

我还发现当你赚到100万的时候,恭喜你,你可以享受人生。但是当你赚到1000万的时候,你就不是为自己挣钱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你要为整个工厂员工的生计而奔波,此时你想收手已经难了,地方领导惦记着你的税收来拉升政绩,银行行长惦记着你的存贷款拉升业绩。有时候,我们常常说皇帝这工作不是人干的,天天要看n多奏折,文武百官内斗要摆平,后宫佳丽争风吃醋要摆平,边境夷族来犯要提防,忙活了一辈子,大部分皇帝还都是非正常死亡,太惨了。其实我觉得老板这工作也不是人做的,特别是在我们这个行业。

喝红酒的局,一般都是经理级别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有海外求学或工作的经历。因此经常会谈到一些有趣的见闻。

上周和一位客人吃饭,这位客人是澳籍华人,他在国外生活了十年,从来没有喝醉过,但回到中国,一个月就醉了三次。原来他是和河南人喝酒。客人说有一次他和河南人喝酒,事先先服用了解酒药片,还是被灌得把第一道菜都吐出来了。此言一出,大家哈哈大笑,便开始交流与河南人喝酒的悲催经历。

河南人把喝酒当作一辈子的事业来对待。在河南的酒局,宾客都上桌了,宾主便倒上河南人自制的当地烈性白酒,而且还是一人三盅,然后开始每人打一圈,这叫一轮,一般喝几轮呢?这您别惦记了,喝到你挂为止。什么?不喝?那吃什么饭,开玩笑,大家都这么忙。所以和河南人喝酒,最后基本上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去的。河南人看到客人喝挂了,胜利收兵,还倍儿贴心,执意要送你回酒店。于是一路曲线走入轿车,吐着酒气,麻溜地把你送回酒店了。据说河南人虽然喝得路都走不直了,但车开得还是很直的。

还有一件事,骇人听闻。说是改革开放初,我国的纺织行业重镇还在北方,山东省,河南省。当时香港的纺织外贸十分发达,很多香港商人来河南做生意。有一次,有一个香港商人来郑州三棉谈生意,晚上被拉去酒局(我觉得应该是被绑去酒局),当晚就喝得酒精中毒,死在了当地。

河南人是传奇。

上周的饭局上,酒过三巡,客人问我为什么喝得那么少,我说我喝酒上脸,所以基本不太喝酒。客人举起手中的红酒杯,缓缓低下头品了一口,沉默了一会,抬起头对我说:那实在太可惜了,人的一生,不痛痛快快地醉个几回,那是多么得遗憾啊。

所以我郑重决定,从现在起,我要勤喝啤酒,勇喝白酒,怒喝红酒。到年底我要再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喝醉的故事》。

2 Comments

  • At 2012.06.22 08:54, 王大师 said:

    待你来了美国,我们整点洋酒。或者别的体验人生。。

    • At 2012.06.23 00:22, Steven Wu said:

      哈哈哈,说得那么隐晦。。。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