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步

深夜的地铁,死气沉沉。她闭着眼,靠在我的肩上。我低声在她耳边轻语。

“如果我们活的足够久的话,就不必忍受这漫长而枯燥的地下穿梭。未来瞬间移动会是项成熟的技术。首先在传送点扫描你的所有信息,包括记忆和情感,接下来你会被分解摧毁,并通过虫洞把你的信息传送到你要去的地方。在接收点,按照收到信息将你合成,包括记忆和情感。以后瞬间移动就像发送邮件那么简单。上海便利店和银行密度这么高,可以作为传送点和接收点,这才是公共交通的终极方式。唯一的问题就是,严格来说,你在传送点就已经被杀死,在接收点的人,只不过是你的一个克隆。如果每天晚上,躺在你身边的都是不同的人,你会不会觉得很恐怖?”

她缓缓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我仿佛能在她的瞳孔里看到我的头影。于是温柔瞬间在车厢里弥漫开来。时间也仿佛凝固,以至于我能看到空气中的灰尘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做着慢速布朗运动。

最后她闭上眼,继续靠在我肩上。短暂的寂静后,她幽幽地说了一句,该吃药了,亲。

一条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