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印象

11月份我在台湾的时候,正值台北市市长选举前夕。当时爆出了柯文哲竞选办公室遭到窃听的事件,于是我每天打开电视都能看到新闻媒体对此的追踪报道,以及电视台组织蓝绿双方的辩论会。结合台湾街边的四处张贴的,近乎于洗脑的各级政府竞选海报,我的脑中不禁浮现出了四个字,政治狂热。 

之前经常听人说台湾的民主政治不成熟,是不好的民主。我不知道我看到政治狂热算不算不好的表现,但是我觉得民主没有或者不好,只有有效的民主无效的民主。就如市场经济没有好坏,只有有效的市场经济无效的市场经济。要让市场经济变得有效,需要配以适当的措施,比如政府监管等。那么如何使民主变成有效的民主,而不是非洲国家那种竞选总统的双方同时宣布自己成功当选的那种无效的民主呢?

福山在其著作《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福山认为有效的民主,或者说良治社会的先决条件有三,强政府、法治和民主问责。那么我们就从这三个民主来看台湾的民主是不是“有效的民主”。

台湾做的比较好的一点,是民主问责。民主问责和社会监督是分不开的。在《2014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报告》中,台湾地区新闻位列第50名,虽然自国民党执政以来新闻自由度有所下降,但是仍然位列亚洲第一。这也和我的直观感觉相符。11月份我在台湾,除了柯文哲办公室窃听事件外,更热门的是地沟油事件。新闻节目除了谴责黑心企业外,还不断向政府机关问责,质疑其监管不力和应对迟缓。

至于法制,是相对于人治的。我对台湾的司法系统不了解,但是就前几年传出的连胜文枪击案,陈水扁贪污案来看,台湾的法制也还是在建设之中。

至于强政府,东亚文化圈的国家都不会有问题,不会出现像中东国家在阿拉伯之春后,国家权力真空的现象。恰恰相反,包括台湾在内的东亚国家,主要需要提防的政府权力过于强大,缺乏监督而走向集权。

由此看来,我觉得至少在华人圈内(大陆,香港,新加坡,台湾,澳门),台湾的确是最民主的。

再说说选举,如果说台湾民主水平是高中生水平的话,台湾的选举大概只有初中生水平。我是看到了一下两个现象,得出此结论。

第一是街边巷尾的竞选海报,虽然几乎无孔不入,但是讲的内容实在太乏味。总结下来就六个字,请赐票,共打拼。第二是在看到台北市长选举的电视节目中,蓝绿双方嘉宾的着眼点都是竞选人本身,质疑其经历,挖掘其污点

这两点说明台湾的选举,选的是。在街边,不同的竞选人的海报区别很小,能辨别出明显不同的的,大概就是名字和照片了。这种情况下,选民可能只会选自己熟悉的候选人,甚至是长得好看的候选人。另外在电视节目上,双方阵营似乎都在突出自家候选人的品格,攻击对方候选人的品格。这种竞选策略自然会有一定作用,但是弊端也很明显。毕竟人无完人,攻击对方竞选人搞多了,很容易变成狗咬狗,使选民觉得政治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高级的选举术,选的是理念。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美国人很少会觉得这是一位底层黑人(奥巴马家境很普通)对官三代(麦凯恩全家都是WASP)的胜利,而是美国在经历了布什政府8恐怖统治后,自由主义精英政治的胜利。胜利不仅仅属于奥巴马个人,还属于新闻界(Fox除外),学界,甚至属于好莱坞(新闻界可以认为是自由派大本营,学界是自由派的土壤,好莱坞也是偏左)

哪天台湾候选人不再纠结于对手的从商背景,老婆的工资,而是更多地讨论对大陆企业的开放度,或国际事务的参与度,那么台湾的民主也许将会更上一层楼。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