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步

深夜的地铁,死气沉沉。她闭着眼,靠在我的肩上。我低声在她耳边轻语。 “如果我们活的足够久的话,就不必忍受这漫长 […]